浙江首例变性人结婚,一年后成为“妈妈”,女儿现已18岁

日期:2023-10-18 18:44:45 / 人气:91

浙江首例变性人结婚,一年后成为“妈妈”,女儿现已18岁。2004年6月17日,一个“手术中”指示灯突然亮起。躺在里面的雷,正经历着从男到女的艰难时刻。
她已经为性别改变这一步等待了20多年。从此,她可以正大光明地化妆,穿裙子出门,甚至可以和爱人见面,扮演贤妻良母的角色。
雷为什么由男变女?她女儿是怎么来的?
从男到女,重新开始。
自从进入青春期,雷就觉得自己与常人不同。他总是认为他是一个女孩。他平时喜欢穿连衣裙,用姐姐的化妆品给自己打扮。如此“怪异”的举动,让雷的家人颇为不解。他们打了,骂了,什么都试过了,都改变不了他的想法。
年轻的雷不知道用刀可以把他从一个男人变成一个女人。直到1990年,他在报纸上看到有人这样做,他才下定决心也这样做。他给当地政府写了一份声明,要求他们出具证明,并写信给医院表达他的愿望。
雷经济条件有限,根本负担不起这笔费用,所以做不了。幸运的是,宁波一家医院的董事长得知后,愿意免费帮助其转型。2004年6月15日住进病房,准备改造。
为了顺利进入病房,他提前办理了所有手续。包括去当地部门和村里开证明,征得父母同意,去精神病院鉴定精神状态,保证他是正常人。
6月17日,经过7个小时,雷终于从“他”变成了“她”。她回过神来,用手抚摸着自己的全身,感受着上半身的隆起,才意识到这不是梦。恢复的过程并不容易。从下面传来的疼痛让哪怕是轻微的活动都变得异常困难,你只能直挺挺地躺在床上。
雷长着一张中国脸,下巴的胡茬在脸上特别显眼。为了看起来像个女人,她接受了医院的建议,用光子嫩肤,切除了脸颊两侧的一些骨头,还垫了下巴。
经过漫长的20多天,雷的身体基本康复了。她回了老家,穿着裙子扎着辫子出现在街坊面前。村里老人的叹息,同龄人的嘲笑,孩子们探询的目光,都没能让他们出丑。她大方得让人看了一眼,甚至有记者来访时,她还能在镜头前脱下上衣,上身赤裸,告诉对方:“没关系,这是假的。”
雷的变性,至少是国家承认的变性,在上述证明的性别一栏显示为“女”。做完了人生的大事,她的脚步并没有停下来,很快就去了附近一家建筑公司的食堂上班,有吃有住,一个月还能拿到300块钱。
从这一刻开始,命运的车轮开始转动,她和未来老公的相遇相知,即将成真。
遇到爱人,组建家庭。
雷陈晓没有把她的经历告诉任何人,别人也想不到她从一个男人变成了一个女人。看到人又快又勤快,有工友想给她介绍个人。一句“我给你介绍个老公”把32岁的泥工杨思友推到了人们的面前。
两人进步神速,谈了恋爱,同居了很久。杨思悠从新闻里得知,他的女朋友曾经是个男的。他也知道,再继续下去,会有无数流言蜚语涌向两人,但一个“爱”字,让他舍不得放弃她。
雷此时已经36岁了。她以为男朋友知道她的奇妙经历后会释怀。谁知杨思悠不但不提分手,还自己去和父母对质,用“找不到老婆就一辈子单身”来反驳老人关于孩子的问题。
2005年4月28日,雷和杨思悠完成了求婚领证的步骤,携手走进礼堂。他们是在一家公司的赞助下结婚的,基本没花什么钱。婚后,其中一个继续做泥工,另一个留在家里做家务,砸核桃赚钱。
杨思悠每天能挣50块钱,雷每天也挣不了20块钱的收入。生活并不拮据,她也只是想要一个孩子,甚至晚上做梦。当代的技术水平意味着男人变成女人后无法生育,她只能反其道而行之。
征得丈夫同意后,雷特意踏上了前往临安福利院的大巴。她跟院长说,想带个孩子去养,几经周折,还是没能如愿。直到和杨思悠去江西打工,我才有了一次上下班路上的奇遇。
雷在路上遇到一个正在哭的小女孩。孩子被放在一个篮子里,明显是刚出生不久,身上还带着血,冻得有点发青。根据塞在行李里的纸条,她发现这个可怜的孩子因为性别被亲生父母抛弃了。
从那时起,雷就开始关注儿童。她跑前跑后办理相关手续,给孩子洗奶粉,洗尿布,哄人睡觉。30块钱一袋的奶粉,她喂着也不心疼,还和老公商量,给她取名叫雷,希望能把她养大,培养一个大学生。
雷没有再出去打工,而是呆在丈夫修的农家平房里,希望女儿离开学校,养些鸡鸭补贴家用。她真的很爱自己的女儿,不顾有限的经济条件,保证雷每天有一个鸡蛋吃。市场上20多块的虾蟹也时不时买半斤煮给她吃。
杨思悠在很远的江西工作。他非常爱他的妻子和孩子。他总是谈论他们。他每天收入近200元,一分钱不给自己留。他将在月底把它们都交给他的妻子。“我们和其他情侣没什么区别,有时候也会吵架。”说起丈夫雷,笑了。
忙于学业的雷辜负了父母的爱。小女孩性格内向,但一问到妈妈,她就会鼓起勇气反击。“我同学说我妈以前是男的。我很生气。长大后,我想当科学家,赡养父母。”
雷的家庭,像千千万万个普通家庭一样,平淡而幸福,她自己也挺满足。
得到理解,过上幸福的生活。
在我们国家,至少有10万左右的人受到性别的困扰,想要改变自己,但真正踏上这条路的只有1000人,愿意公开的就更少了。雷的勇气令人钦佩,背后的心酸是大多数人难以承受的。
她刚回来的时候,连家人都在指指点点。直到她结婚多年,各种流言蜚语才慢慢散去。其中,同父异母的哥哥对过去“弟弟”的变化避而不谈,现在更加豁达,说“该说的早就说了,村里人包括我们也能慢慢理解她。追求什么样的生活是她的事,只要她开心就好。”
村里通情达理的人对雷从男人变成女人的看法基本一致。“她家现在过得很好,那很好。至于性别,证书上是女性,法律也承认是女性。我们什么都不会说。”
在村里,雷和周围的人关系都很好,还有几个能和他聊天的朋友,其中一个是镇上开的理发店的老板。不那么忙的时候,她会骑着三轮车去早餐店买两个馒头给人带。“我的好朋友很忙,经常不吃早饭。我会给她一些吃的。”
每次走到店门口,雷都会遇到几个经常光顾这家理发店的熟人。双方聊几句,扯几句,把父母分开。终于,进了店,她又开始忙碌起来,帮朋友烧水,帮客人洗头。有空就照照镜子,剪剪头发,看看眼角的皱纹。
“这个人特别热情,我们很合得来,她老公也在找好工作。人有福报。”朋友们对雷的评价很高,对他目前的生活也同样乐观。
在雷自己看来,她也是这条路上的幸运儿。在同类熟人中,有些人到了中年还是孤身一人,平时居无定所,只能靠上台表演谋生。还有的动刀后后悔,至今联系不上。
只有亲身经历过,才能明白其中的难处。雷还想出了一个办法,为这个特殊群体再举办几次社交聚会,甚至建立了一个网站。“我不想看到他们向生活低头,我想让每个人都找到自己的幸福。”这是她的愿望。
事实上,雷在转型中幸存了下来,甚至建立了家庭。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她一样幸运,所以一定要深思熟虑再做决定。在这个圈子里,有很多令人扼腕叹息的人,比如当年纪录片的主角李二毛。
虽然他在生理上还有男性特征,但心理上早就把自己当成女人了。加入歌舞团后,他一直装扮成女人上台表演。李二毛也渴望自己的身体通过医学手段得到改变,但他是孤儿,没有钱,也没有经济支持。他在社会上混了很多年,只能做得起隆胸。
再次回到深圳,他已经遇到了一个人,是一个有家室的汽车司机。两人谈了一场“快餐式的恋爱”,李二毛迅速回归单身,找到了下一任男友小龙。
这对特别的情侣,在一起10多年,回老家面对流言蜚语,一起去工厂上班,一起住男生宿舍。故事的最后,李二毛和小龙分手,被查出身患绝症,只好孤独终老在出租屋。
雷和李二毛有着相似的开始,却有着不同的结局。选择这条路的人,只能听天由命。但这种人毕竟是少数,别人能做的就是用平常心看待他们。"

作者:杏鑫娱乐




现在致电 8888910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→

COPYRIGHT 杏鑫娱乐 版权所有